<code id='ioedt'><strong id='ioedt'></strong></code>

    <fieldset id='ioedt'></fieldset>
    <ins id='ioedt'></ins>
        <i id='ioedt'></i>
        <span id='ioedt'></span>
            <acronym id='ioedt'><em id='ioedt'></em><td id='ioedt'><div id='ioedt'></div></td></acronym><address id='ioedt'><big id='ioedt'><big id='ioedt'></big><legend id='ioedt'></legend></big></address>

            <dl id='ioedt'></dl>
            <i id='ioedt'><div id='ioedt'><ins id='ioedt'></ins></div></i>
          1. <tr id='ioedt'><strong id='ioedt'></strong><small id='ioedt'></small><button id='ioedt'></button><li id='ioedt'><noscript id='ioedt'><big id='ioedt'></big><dt id='ioedt'></dt></noscript></li></tr><ol id='ioedt'><table id='ioedt'><blockquote id='ioedt'><tbody id='ioedt'></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ioedt'></u><kbd id='ioedt'><kbd id='ioedt'></kbd></kbd>

            拜錯墳

            • 时间:
            • 浏览:29

            “祖先保佑,列代單傳單傳子孫阿建給各位先輩燒紙瞭,保佑我一定要馬到功成!”阿建跪在一個墳墓磕著響頭。

              阿建每次執行任務的時候,他都會來到祖先的墳前祭拜一下,好讓祖先保佑自己,祭拜完後,阿建便匆匆離開瞭。

              此時墳前燃燒的那些紙錢,被一陣莫名的陰風席卷,飛的滿天都是。

              坐在酒店沙發上的劉大款,今天一整天都沒有好心情,因為他昨天晚上做瞭一個奇怪的夢,他夢到瞭自己的爺爺,夢裡,爺爺對他說,今天將會有人來殺他,讓他一定要註意安全。

              為此劉大款是一天都沒敢出門,“嘟嘟嘟嘟!”這時電話鈴聲響瞭起來。

              劉大款接過來一看,是張總打來的,這個張總是劉大款很要好的朋友,生意上平時兩人來往的又特別的多。

              劉大款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接過電話便說道,“張總啊,好久不見瞭,您有何貴幹啊!”

              “劉總,你真是貴人多忘事啊!今天是鄙人的生日,您老不會忘瞭吧!”

              這個張總隻是比劉大款小幾歲而已,他竟然稱呼劉大款為您老,劉大款已經知道對方有些不太高興瞭,馬上說不定就會發脾氣瞭,而且劉大款在生意上不少地方還指著對方呢,自己本來準備推辭一番,看來是沒戲瞭。

              “張總啊,是我的不對,我酒店裡最近進瞭一批陳年老酒,今晚咱們不醉不休!”無可奈何之下,劉大款隻有硬著頭皮決定赴宴。

              “哎呀,劉總,你真是太客氣瞭,鄙人一定會恭候大駕的!”

              寒暄幾句之後,劉大款便掛掉瞭電話,這個生日宴會自己是非去崩潰瞭,可是自己這個眼皮一直子在跳,到底該怎麼辦呢!

              “張總!我祝你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還祝您寶刀不老!啊哈哈哈哈!”劉大款起身給坐在對面的張總敬酒道。

              “客氣瞭,客氣瞭,同福同壽!”

              “張總,來,我敬你!我敬你!你們不要拉著我嘛,我要給張總敬酒!”劉大款喝的一塌糊塗,被保鏢們拉著走出瞭酒店。

              此時,早已埋伏在不遠處的阿建緊緊的拿著手中的匕首,準備一擊必中。

              “怎麼回事啊?車怎麼開不瞭啊?”車裡本來坐好的幾人又走瞭下來。

              “不行,車胎被人放氣瞭,咱們還是叫輛的士送老板回去吧!”保鏢們扶著劉大款走下瞭車,準備去路邊打的。

              就在眾人都在尋找著的士車的時候,阿建瞅準瞭機會,猛的竄瞭過去,一刀捅進瞭劉大款的肚子。

              “啪!”的一聲,匕首竟然斷瞭,阿建頓時傻瞭眼。

              保鏢們及時反應瞭過來,“有殺手,保護老板!”幾個五大三粗的保鏢頓時一手擒住瞭阿建,擰的阿建一陣疼痛。

              “額,怎麼回事啊?”劉大款被突如其來的響動給驚醒瞭,好奇的問道。

              “老板,有殺手!”一旁秘書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