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6z7h'><div id='6z7h'><ins id='6z7h'></ins></div></i>

    <span id='6z7h'></span>
  1. <tr id='6z7h'><strong id='6z7h'></strong><small id='6z7h'></small><button id='6z7h'></button><li id='6z7h'><noscript id='6z7h'><big id='6z7h'></big><dt id='6z7h'></dt></noscript></li></tr><ol id='6z7h'><table id='6z7h'><blockquote id='6z7h'><tbody id='6z7h'></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6z7h'></u><kbd id='6z7h'><kbd id='6z7h'></kbd></kbd>
  2. <ins id='6z7h'></ins>

        1. <dl id='6z7h'></dl>
          <i id='6z7h'></i>

          <fieldset id='6z7h'></fieldset>

          <code id='6z7h'><strong id='6z7h'></strong></code>

          <acronym id='6z7h'><em id='6z7h'></em><td id='6z7h'><div id='6z7h'></div></td></acronym><address id='6z7h'><big id='6z7h'><big id='6z7h'></big><legend id='6z7h'></legend></big></address>

          死樹開花

          • 时间:
          • 浏览:7

          村子裡發生瞭一件怪事,那就是王大嬸傢附近一棵已經枯死瞭好多年的槐樹突然發芽瞭!滿樹綠瑩瑩的枝丫綠瑩瑩的,春意盎然。

          村裡人雖然覺得很奇怪,但是大傢也都覺得這應該是個好兆頭,預示著村子裡將會有好事兒發生。

          隻有王大嬸在看著這棵樹的時候,有很奇怪的感覺,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即將要發生。

          晚上,王大嬸洗漱完畢,便準備上床睡覺。她的老伴兒已經去世很多年瞭,膝下隻有一個兒子,跟她生活在一起。

          大概是水喝多瞭吧,躺下沒一會兒,王大嬸便起身出來上廁所,等方便完往回走的時候,忽然聽到大門外面傳來很響的腳步聲,好像是有什麼人在門外走來走去的。

          這大半夜的,會是什麼人呢?難道是被小偷盯上瞭!沒理由啊,誰不知道他們傢是村裡最窮的!

          誰在門外頭呢?王大嬸開口問道,但是沒有人答話,腳步聲卻並沒有停下來。

          真是的,大半夜的這麼無聊!王大嬸嘟噥著就過去開瞭門。

          腳步聲忽然消失瞭!門外並沒有人,隻是在門前有一排血紅色的腳印!

          王大嬸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大聲叫著兒子鐵蛋的名字。

          鐵蛋急忙從自己屋裡跑瞭出來,看到門前的血腳印也非常詫異。仔細看瞭看,這排血腳印竟然朝著那棵大槐樹的方向,隻是沒有延伸過去,半道上就斷瞭。

          這是咋回事兒啊?王大嬸戰戰兢兢地問道。

          鐵蛋說:媽你別害怕,準時有人惡作劇,別讓我逮著他,要不然準沒他好果子吃!

          不對啊,我剛才聽到的明明是來回走動的腳步聲,可是怎麼會隻有一排腳印呢?

          媽,你別瞎想瞭,沒事,趕緊回去睡覺吧!

          第二天一早,王大嬸用土把門前的血腳印都擦抹幹凈瞭,因為她覺得這種東西不管是不是認為的,都是很晦氣的東西,留著會給傢裡帶來不幸。

          擦抹完腳印,王大嬸忽然註意到,那棵發芽的槐樹竟然長出瞭葉片,幽幽的綠色仿佛一張張恐怖的人臉,讓王大嬸覺得毛骨悚然。

          整整一天的時間,王大嬸都覺得非常不舒服,心裡面老是想著那綠幽幽的槐樹還有那鮮紅的腳印。

          好不容易捱到晚上,王大嬸早早關上大門準備休息。她把門封得嚴嚴實實的,生怕再有什麼不好的聲音傳進她的耳朵。

          可是,王大嬸剛進被窩,忽然聽到就在她的房門外面,出來一陣來來回回的腳步聲,跟昨天晚上一模一樣。

          鐵蛋,是你在外面嗎?王大嬸戰戰兢兢地問道。她非常希望能聽到兒子的回答聲,但遺憾的是,兒子的聲音並沒有出現。

          是誰呀,是誰在外面呢?王大嬸輕聲問。

          但是門外沒有人回答,隻有來來回回的腳步聲不絕於耳。

          王大嬸非常害怕,但是又不敢出去,她怕門一開,就會看到地面上又有一排血淋淋的腳印! 隻能跪在床上念著佛號,虔誠祈禱。

          就這樣,一直到東方泛白,形容憔悴的王大嬸才從小心地打開自己的房門,走瞭出來。然而眼前的情景還是讓她嚇瞭一跳,因為跟她腦子裡的想法一樣,門前果然有一排血腳印!

          王大嬸的精神幾乎要崩潰瞭,像個木頭人一樣倚在大門口看著那棵恐怖的槐樹,隻是一晚上的時間,那棵樹竟然已經開花瞭!隻不過,那花是血紅血紅的,就像是一道道傷口一樣,在風中搖曳著。

          風忽然大瞭起來,槐樹搖曳起來發出恐怖的聲音,猶如鬼嚎一般。村民們開始覺得不對勁瞭,說這樹一定是被鬼附身瞭,如果不快點兒砍掉,那麼一定會給村裡帶來不好的影響。

          於是,幾個壯小夥子扛著斧子超那棵槐樹奔去。

          一斧下去,裂開的樹皮裡竟然流出瞭血,血紅的槐花隨著樹幹的振動開始漫天飛舞,糊住瞭壯漢們的眼睛。

          鬼遮眼啦!壯漢子們丟瞭斧子,紛紛跑開。村民們也紛紛躲進傢裡,不敢出門。連村裡最兇惡的狗也趴在窩裡,一聲也不敢吭。

          王大嬸抬頭看著風雲變色的天空,手裡捻著佛珠,嘴裡念著佛號。旁邊的兒子鐵蛋也是一副戰戰兢兢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