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rwbvz'><strong id='rwbvz'></strong></code>
    <ins id='rwbvz'></ins>

      <i id='rwbvz'><div id='rwbvz'><ins id='rwbvz'></ins></div></i>

    1. <tr id='rwbvz'><strong id='rwbvz'></strong><small id='rwbvz'></small><button id='rwbvz'></button><li id='rwbvz'><noscript id='rwbvz'><big id='rwbvz'></big><dt id='rwbvz'></dt></noscript></li></tr><ol id='rwbvz'><table id='rwbvz'><blockquote id='rwbvz'><tbody id='rwbvz'></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rwbvz'></u><kbd id='rwbvz'><kbd id='rwbvz'></kbd></kbd>
    2. <fieldset id='rwbvz'></fieldset>

      1. <span id='rwbvz'></span><dl id='rwbvz'></dl>
      2. <i id='rwbvz'></i>

          <acronym id='rwbvz'><em id='rwbvz'></em><td id='rwbvz'><div id='rwbvz'></div></td></acronym><address id='rwbvz'><big id='rwbvz'><big id='rwbvz'></big><legend id='rwbvz'></legend></big></address>

          奪命禮物

          • 时间:
          • 浏览:8

          小花十二歲的生日願望是一個發卡,蝴蝶造型、會閃閃發光的發卡。

            她在同學阿媛的頭上看到過它,栩栩如生,像一隻真正的、正在翩翩起舞的蝴蝶。

            她很想用手摸摸,卻又擔心自己嚇壞瞭它,再說瞭,戴著發卡的阿媛從來都不會正眼看她,還罵她是叫花子。

            小花很傷心,所以她把這件事情告訴瞭相依為命的爺爺,還問他阿媛為什麼罵她是叫花子。

            爺爺,我真的是沒人要的叫花子嗎?

            小花不止一次地問道。

            她很想知道答案,但每每提及這個問題的時候,爺爺總會露出那種包容一切的笑容,並不回答她。久而久之,她把疑問放進瞭心裡,再不去問。

            小花長這麼大,一直沒有得到過什麼禮物,但爺爺每每在她生日的時候,就會為她煮上一個荷包蛋,小花覺得那就是她最幸福的時刻瞭。

            然而十二歲是一個不一樣的生日,爺爺拿著從垃圾桶裡撿來的塑料瓶子,說是要出去賣掉,給她買上一個不一樣的生日禮物。

            小花很想勸爺爺讓他不要買,省下錢來給自己看病。但是她真的很想要一個禮物呀,這樣的話,等到去學校的時候別人問她,她就可以說我才不是叫花子,你看我爺爺多麼愛我,我生日的時候還給我買瞭禮物呢。

            然而如果小花知道那天是什麼樣的情況,她無論如何也不會讓爺爺出門,為瞭一個禮物而丟掉自己的性命,讓她變成瞭真正的孤傢寡人,變成瞭在沒有人疼沒有人愛的叫花子。

            那是一個非常好的艷陽天,陽光明媚,使得人的整個心情也跟著明媚起來。然而就是在這樣一個好天氣裡,爺爺拿著賣瓶子的錢,手裡拎著裝瓶子的蛇皮袋子,往自己早就看好瞭的發卡那邊走去。

            發卡在超市的展示櫃裡,和其他同等價位的小首飾放在一起,隻要進門左拐,幾步路就可以到瞭。

            爺爺摩挲著自己粗糙的手掌,想到小花收到發卡時的欣喜笑容,自己也忍不住舒展瞭眉頭。

            是他對不起自己的小花,從垃圾堆裡把她撿來,卻沒有辦法給她好的生活,甚至讓她因為自己而抬不起頭來。

            他一步步地向著發卡的方向走去,沒有註意到保安鄙夷的目光,以及從眼底透露出的深深惡意。

            死要飯的,你想幹嘛?這地方是你能進來的嗎!快滾開,滾開!

            爺爺不好意思地隨著保安的驅趕去往一旁,臉上還帶著尷尬的笑容。但他隻以為是自己衣衫襤褸不能進入,想著找個沒人的地方向保安說明一下情況,哪怕是自己把錢給他,讓他把發卡拿出來都行。

            然而保安並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多麼過分,他雖然出身農村,卻也學著某些城裡人的樣子,看不起比自己過得差的人群,好像那樣他就能高人一等瞭似的。

            此刻的他,享受著眾人的矚目,恨不得把本就高昂的頭顱再抬高些,恨不得一腳就把這老叫花子踢出去好讓大傢看看自己有多麼威風。

            於是,他就這麼做瞭。

            隻見他狠狠地飛起一腳踹到老人的腰上,逼得老人踉蹌瞭幾步直接摔倒在馬路上,有疾馳的車輛經過,從老人的身上碾瞭過去。

            車倒是停瞭,卻在看到老人的穿著打扮後立即離開,嘴裡還不斷地說著倒黴,出門就遇到個碰瓷兒不要命的。

            保安明顯呆愣瞭一瞬間,卻在聽到司機推卸責任的話以後回過神來,隻跟著說世風日下,老人碰瓷兒不要命瞭。

            圍觀的人自然知道是什麼情況,卻都沉默地離開瞭,沒有人打電話求救,也沒有人反駁保安和司機那明顯顛倒黑白的話。

            所以他們不知道,一個背著書包的小姑娘正滿臉淚水地站在角落裡,呆呆地望著老人身下的鮮血,和那從他手上掉落的一大把零錢。

            因為是星期天,小花盡管很想在傢裡等著爺爺給的驚喜,卻還是沒能忍住自己的好奇心,索性偷偷摸摸地一路尾隨,想要知道爺爺究竟要送給自己什麼禮物。

            卻看到瞭爺爺的慘死。

            小小的她甚至都不太明白什麼是死亡,更沒有報仇的能力。她隻知道,爺爺是這天底下對她最好的人瞭,如果沒有瞭爺爺,自己就會變成為同學口中的小叫花子。

            她不敢上前,她怕那些可怕的大人也用車從她身上碾過去,太疼瞭。

            是啊,爺爺肯定也很疼的。

            小花沉默地回到傢裡,呆呆地縮在床的一角,直到幾天後學校老師找過來發現瞭她已經僵硬的屍體。

            夜深人靜。

            爺爺,我去把那個蝴蝶發卡拿過來,你在這裡等我好不好?

            小花天真地抬起頭,望著一旁佝僂著身子的爺爺,待他點瞭點頭以後,這才迅速地飄進超市賣小首飾的櫃臺那裡。

            然而她再也沒有辦法戴上漂亮發卡瞭。那是人間的東西,已經不屬於變成鬼的她瞭,雖然從沒有屬於過她。

            爺爺,我想戴那個發卡。

            小花哭喪著臉回到爺爺身邊,看著他溫柔地給自己擦去並不存在的眼淚,終於怨恨起來。

            爺爺這麼好,為什麼要踢他!為什麼要從他身上碾過去!為什麼要讓小花失去他,變成沒人要的叫花子!

            壞人!都是壞人!

            壞人是應該受到懲罰的!

            黎明很快就到來瞭。

            誰也不清楚,已經辭職走人的保安為什麼會渾身插滿瞭發卡地跪在超市的門口,身下是已經幹涸的血液。

            人們尖叫著往回跑,卻在空出一大片位置以後發現……

            一輛無人駕駛的車正機械地在超市門口前進,倒車,再前進,又倒車……而它的下面,是已經看不出人形的一灘血污,在太陽的照耀下分外駭人!

            小花撅著嘴巴,試圖在人群中尋找那日在場卻保持沉默的觀眾,卻怎麼也分辨不清,隻好皺著眉頭離開人群,跟著爺爺離開瞭人間。

            真好,壞人都受到懲罰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