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3wxwd'><strong id='3wxwd'></strong><small id='3wxwd'></small><button id='3wxwd'></button><li id='3wxwd'><noscript id='3wxwd'><big id='3wxwd'></big><dt id='3wxwd'></dt></noscript></li></tr><ol id='3wxwd'><table id='3wxwd'><blockquote id='3wxwd'><tbody id='3wxwd'></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3wxwd'></u><kbd id='3wxwd'><kbd id='3wxwd'></kbd></kbd>

        <ins id='3wxwd'></ins>
        <fieldset id='3wxwd'></fieldset>

      1. <i id='3wxwd'><div id='3wxwd'><ins id='3wxwd'></ins></div></i>

        1. <dl id='3wxwd'></dl>

            <code id='3wxwd'><strong id='3wxwd'></strong></code>

            <acronym id='3wxwd'><em id='3wxwd'></em><td id='3wxwd'><div id='3wxwd'></div></td></acronym><address id='3wxwd'><big id='3wxwd'><big id='3wxwd'></big><legend id='3wxwd'></legend></big></address>
            <span id='3wxwd'></span>
          1. <i id='3wxwd'></i>

            行軍夜宿

            • 时间:
            • 浏览:58

              我姥爺十六歲的時候去參軍當兵,參與瞭解放軍的剿匪戰爭。

              有一次,他們排急行軍到江西附近,趕上下大暴雨,就找瞭個村子跟當地的老鄉借宿避雨。當時的村子都不大,可以提供給解放軍休息的空房更是少之又少。分配到最後,還剩我姥爺他們班沒有住的地方。他們班裡一個眼尖的戰士看到村委會(以前是一處地主的院子)還有一間空房,便提議說住在那裡。

              村長一驚,急忙阻撓說:“那房子還是別住瞭吧,不幹凈…”

              班長問道:“不幹凈?什麼意思?我們都是革命戰士,不是來享受的!能避雨就可以!”

              村長面露難色,說道:“同志,不是這個意思…這間房子…鬧鬼!”

              “什麼?!鬧鬼?!我們是無產階級革命戰士!是堅定的唯物主義無神論者!哪有什麼妖魔鬼怪!我們就住這間房子瞭!”班長堅定地說道。

              村長也沒有辦法,隻能讓他們住進瞭村委會的空房。經過一天的急行軍,大傢都累的不行,進屋後各自找瞭個地方就準備睡覺。

              外面的雷雨越來越大,就在所有人朦朦朧朧將睡未睡的時候,屋裡突然傳來瞭一陣女人的淒慘哭聲。

              所有人頓時睡意全無。大傢都以為是敵特分子在裝神弄鬼搞破壞,甚至有人懷疑剛才的村長就是敵特分子。不容遲疑,班長立刻組織大傢在屋子裡外進行仔細地搜查。此時哭聲越來越大,越來越淒慘,而戰士們卻陸續來報說未發現任何可疑人物。

              這時候,大傢都有點慌瞭。

              班長安撫道:“不要怕!就算是鬼也怕咱們當兵的!大傢子彈上膛,再派一個戰士向排長匯報,我們開槍震鬼!”

              啪!啪!啪!啪!隨著幾聲槍響,哭聲漸漸平息瞭下來。就在大傢慶幸的時候,一道奪目的閃電將整個天空都照亮瞭,女人淒慘的哭聲也隨著炸雷聲又飄瞭出來……

              這次,大傢都傻眼瞭,幾個膽小的戰士已經開始瞭啜泣。

              班長穩瞭穩心神,說:“不要哭,大傢仔細聽聽哭聲到底是從哪裡傳出來的?”

              畢竟都是打過仗見過血的人,聽到班長的命令,那幾個膽小的戰士努力止住瞭啜泣,大傢都安靜瞭下來。此時房子裡隻剩下瞭女人淒厲的哭聲,越發讓人覺得後背發涼。

              “班長,是從床底下傳出來的!”有耳朵靈的戰士找到瞭哭聲的來源。

              “床底下?大牛,鐵柱,你倆把床搬開!挖!”班長指示道。

              大牛和鐵柱都是又楞又壯的小夥子,兩個人聽到班長的指令,二話不說拿出工兵鏟就開始挖。不一會兒,突然聽到瞭當的一聲,好像是挖到什麼東西瞭。班長怕兩個愣頭青出什麼差錯,自己過去小心翼翼地把東西挖瞭出來。說來也怪,當班長將罐子從土中拿出的那一刻,哭聲戛然而止。盡管或多或少會感興趣到害怕,但好奇心還是促使大傢圍到瞭班長身邊。湊近一看,這哭聲的源頭,竟是一個密封起來的瓷壇子。

              班長小心翼翼地打開瞭壇子,裡面竟裝滿瞭金銀首飾。

              班長翻著看瞭看首飾說:“沒事瞭,大傢睡覺吧!”

              果然,房裡再也沒有傳出來哭聲。

              第二天早上,班長抱著這個壇子去找村長,跟村長說明瞭昨晚的事並讓村長看看認不認識這些首飾。

              村長叫來村裡的人辨認瞭一下。有人認出瞭這些首飾,小聲說道:“這好像是以前地主三老爺傢小妾的首飾吧。”

              這句話如平地驚雷一般引起瞭村民七嘴八舌的議論,班長他們也漸漸明白瞭事情的經過。

              原來,地主三老爺傢的地主婆非常兇,經常欺負傢裡的小妾。終於,在一個雷雨交加的夜晚,小妾因實在忍受不瞭地主婆的欺凌,上吊自殺瞭。據說那晚,她在自己的房裡哭瞭好久,而傢裡人懼怕地主婆,竟沒有一個人敢去看她。第二天發現的時候,那個小妾的屍體都已經涼瞭。

              後來,地主婆想把這個小妾的首飾拿回來,但小妾的首飾就好像憑空消失瞭一樣,任地主婆在屋裡翻遍瞭也沒有找到。沒多久,日本人就打瞭進來,大傢都四散逃命,也沒人再提及這個事,隻是每到打雷下雨的時候,房子裡都會傳出小妾那淒慘的哭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