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9y2zk'><strong id='9y2zk'></strong><small id='9y2zk'></small><button id='9y2zk'></button><li id='9y2zk'><noscript id='9y2zk'><big id='9y2zk'></big><dt id='9y2zk'></dt></noscript></li></tr><ol id='9y2zk'><table id='9y2zk'><blockquote id='9y2zk'><tbody id='9y2zk'></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9y2zk'></u><kbd id='9y2zk'><kbd id='9y2zk'></kbd></kbd>
  • <fieldset id='9y2zk'></fieldset>

      <i id='9y2zk'><div id='9y2zk'><ins id='9y2zk'></ins></div></i>
      <i id='9y2zk'></i>

      <ins id='9y2zk'></ins>

            <code id='9y2zk'><strong id='9y2zk'></strong></code>

          1. <dl id='9y2zk'></dl>

            <acronym id='9y2zk'><em id='9y2zk'></em><td id='9y2zk'><div id='9y2zk'></div></td></acronym><address id='9y2zk'><big id='9y2zk'><big id='9y2zk'></big><legend id='9y2zk'></legend></big></address>
          2. <span id='9y2zk'></span>

            鬼行長

            • 时间:
            • 浏览:13

              本村賈好和我是兒時的玩伴,賈好的父親去世的早,已經10來年瞭,是母親含辛茹苦地把他拉扯大,快30歲瞭,還沒有成婚。

              一天中午我在他傢吃飯,突然,他翻白眼,口吐白沫,胡說八道,把賈母嚇壞瞭,求我快點想辦法,因為我和父親學過給人針灸,知道十三鬼針的用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是中邪瞭,所以我拿出瞭針包,叫村裡的幾個年輕人把他按住,我準備大展身手瞭。

              突然,他端坐在炕中央,雙腿盤膝,學著他爸爸的樣子和大傢說話。

              “你們不要怕,也不要給我針灸什麼的,我是賈仲奎,今天上班路過回來看看這娘倆,和你們說幾句話,我就坐車走瞭,門外有司機開車等的瞭。”

              這時我們都面面相覷,不知該怎麼應對的時候,來瞭本村的牛大叔。

              這牛大叔和賈仲奎是從小玩的,所以對賈仲奎是比較瞭解的。

              “牛大哥你來瞭,我是仲奎,一別10多年瞭,今天路過來看看這娘倆,見到你瞭很是高興。”

              “這孩子,沒大沒小的,怎麼說話瞭。”賈母慌忙地說道:“他大叔,你快看看哇,這孩子突然中瞭邪瞭,可咋辦呀?”

              牛大叔見識廣不慌不忙地坐在瞭地上的小板凳上,嘴裡叼著根自己卷的旱煙,冒著濃煙說道:“他嬸子,你不要怕,這叫做通傳,是鬼附在瞭活人身上說話,他說完瞭就走瞭,待我問問他現在的情況。”

              “仲奎,你死的早,留下這娘倆也不容易的,你現在是個什麼情況,不要回來嚇他們瞭,啊。”

              “我現在很好,在那邊當瞭某縣銀行行長瞭,這不,今天上班路過瞭回傢看看,給我喝上口水。”

              “哦,那你可當大官瞭,現在在那邊又成傢瞭?還是養上小老婆瞭?”

              “你怎麼說話瞭,我這邊的老婆還沒有外走瞭,我怎麼能幹那種沒臉的事情呢。”

              “看你這麼大的行長瞭,怎麼也的有個小老婆的,在我們人間,這可是瞭不得的官。”

              “在陰間,可不能那樣胡來,當官是必須要由品格端正的鬼來當的,不然,城隍爺是不會讓你當的”

              “你看這孩子都30歲的人瞭,還沒成傢的,你說說該怎麼辦?”牛大爺嘆瞭口氣說道。

              “我就是為這事情來的,離著村南邊十幾裡路有戶姓陳的人傢,有個閨女,就是他的老婆,要快點托個媒婆去說瞭,我現在呆的時間太長瞭,我要上班走瞭,你們朝外倒上一碗水,讓司機喝上口。”

              “你在那邊當瞭行長,看怎麼讓這娘倆的生活好起來,那孩子他媽以後怎麼樣?”

              “我們鬼是有原則的,生活的好壞,那是他們的福分,她媽高壽,有些事是不能說的,以後再也不能回來瞭,外面司機催開瞭,走瞭。”

              說著話,賈好跑出瞭當院,拍的一身摔倒清醒瞭,起來愣頭愣腦地問大傢是怎麼回事。

              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情呢?

              大傢都不住地嘖嘖稱奇。

              又10多年過去瞭,賈好現在孩子也上學瞭,真找的村南陳傢女為妻,賈母也很好,賈仲奎再也沒有回來過。

              難道世上真的有鬼嗎?

              總之,這是有情有義的鬼,當瞭行長也沒有拋棄離別瞭10來年的妻子和兒子,身邊也沒有養小老婆什麼的,原來鬼是要臉的,有原則的,有的鬼確實比我們活在世上的人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