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mpzj5'></dl>

      <acronym id='mpzj5'><em id='mpzj5'></em><td id='mpzj5'><div id='mpzj5'></div></td></acronym><address id='mpzj5'><big id='mpzj5'><big id='mpzj5'></big><legend id='mpzj5'></legend></big></address>
        <span id='mpzj5'></span>

            <i id='mpzj5'><div id='mpzj5'><ins id='mpzj5'></ins></div></i>
          1. <tr id='mpzj5'><strong id='mpzj5'></strong><small id='mpzj5'></small><button id='mpzj5'></button><li id='mpzj5'><noscript id='mpzj5'><big id='mpzj5'></big><dt id='mpzj5'></dt></noscript></li></tr><ol id='mpzj5'><table id='mpzj5'><blockquote id='mpzj5'><tbody id='mpzj5'></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mpzj5'></u><kbd id='mpzj5'><kbd id='mpzj5'></kbd></kbd>

            <code id='mpzj5'><strong id='mpzj5'></strong></code>
            <ins id='mpzj5'></ins>
            <i id='mpzj5'></i>

          2. <fieldset id='mpzj5'></fieldset>

            運氣與狗,天下我有

            • 时间:
            • 浏览:9

              “汪汪汪~”

              大半夜的,一隻黑色的大狗睜著一雙發著綠光的眼睛盯著床上的性感美女狂叫。

              美女醒轉,看到大狗後激動地下床費勁地抱起它,將它放在床邊,和著自己一起躺好。

              “大黑,今日是不是又帶瞭那個給我?”

              大狗的眼睛裡居然露出一絲得意的神情,湊起狗頭往美女的臉上貼去。

              美女有些嫌惡,但還是揚起笑臉與它鼻尖對鼻尖,嘴對嘴的觸碰在一起,一絲若有若無的霧氣透過月光,格外神秘。

              不一會兒,美女帶著滿足的笑意擁抱著大黑睡瞭過去。

              清晨,小美精心打扮瞭一番出門瞭。

              樓下,一位西裝革履的帥哥開著寶馬等候。

              “早安,志強。”小美一下樓就看見自己的心上人,上前獻瞭個早安吻。

              那名叫志強的帥哥則紳士的為小美打開車門,“早!今日我們去哪裡?”

              小美甜甜一笑,“去水族館吧。”

              志強點頭,鉆進駕駛室準備倒車的時候,無意間看到小美住的那一樓中似乎有一雙充滿惡意的眼睛在窗簾後死死盯著他,他感覺渾身如墜冰窖,一陣顫栗。

              “阿美,你傢是不是有什麼親戚在住啊?”

              小美沒反應過來,“啊…沒啊。怎麼瞭?”

              “沒事。”

              小美有些驚疑,回頭望過去,什麼也沒有,但她心中已然有瞭些想法,“我們去普安寺求個願吧。”

              普安寺內。

              “大師,麻煩您幫我算算近日運勢。”

              寺內主持看瞭看小美的面相,又請小美隨意寫瞭個字體,“你額頭飽滿,眉目有神,近日好運連連。你寫瞭個‘不’字,是一、人、丨組成,這表示你並不是單身,但這個人不是‘人’。”

              小美一驚,眉頭直跳,“大師說話還是要留點餘地。”見著走過來的志強,小美不得不強顏歡笑著快速說道:“不管如何,請大師贈我兩個護身符就好,隻要擋的住鬼魅就行,我去為寺裡添幾百香火錢。”

              待小美拿著護身符走遠後,主持嗅瞭嗅空氣中的某種味道,搖瞭搖頭,“你以為它是鬼?卻也是鬼,也是人心,自求多福吧。”惋惜地念瞭一句佛號。

              這回去的一路上,小美的心情都不是特別好,在路邊隨手買瞭一張彩票。

              “阿美,你整天在傢幹什麼啊?你這樣,哪來的經濟來源啊?”志強突然發問。

              小美尷尬一笑,“早些年我中瞭彩票,還有點積蓄。”

              志強長哦瞭一聲。

              小美眼見快到傢瞭,心裡在打突,“志強,我們今晚去酒店吧。”

              志強停下車,轉過頭看著小美,直直地看瞭一分鐘,突然嚴肅地說道:“我們還隻相處瞭幾天而已,我是以結婚為目的的。”

              小美被他這樣看著,嚇瞭一跳,正待解釋什麼的時候,又聽到他後邊的話語,頓時滿滿的感動,認真道:“閃婚多的是,我們去酒店吧。”

              志強想從她的眼中看出其他,但無奈她真的無比真誠。他專心致志地開著車,嘴角彎起一抹不為人知的企圖,說道:“那我們先去領證吧”。

              終於夜幕降臨時,兩人躺在酒店柔軟的大床上,幹柴烈火後,疲憊而又滿足的陷入沉睡中。

              而一隻閃爍著冰冷綠光的大狗突兀地出現在床邊時,那黝黑柔順的毛發,與沉睡的小美面對面。

              小美突然驚醒瞭,看著那雙黑暗中閃爍著的綠眼,驚叫卡在喉嚨處。她緊緊地抓住被子,害怕地不敢動彈。

              酒店外的華燈折射進房間,而床邊的墻鏡裡卻沒有大狗的身影。

              大狗撩起尖牙,低低吼叫,猛地撲上瞭志強的身子上,張開那血盆大口,對準瞭志強的腦袋,似要活活撕咬。

              而此時的志強眉頭緊鎖,陷入瞭噩夢中,十分難受。

              小美一急,翻開被子跪在床上,“大黑,不要,求你放過他。”

              大黑對著小美大吼,綠光更甚,那是一種極度的憤怒,霸道地對志強的大腦猛力一吸,那無數的白色運氣飛進瞭它的口中。

              小美大哭,“老公,我錯瞭,不該對他動情。你放瞭他,我跟你回去。”

              大黑定定地望著小美,鼻孔中哼哧幾聲,跳下床的那一瞬間消失瞭。小美含淚穿好衣物,跑出瞭酒店。

              黑夜中,一雙眼猛然睜開。

              小美的房間裡,一張大床上,有一部分壓進去幾分,卻不見有人。

              小美失落地回到房間後,打開櫃子,而櫃子裡沒有衣服,有一張黑白相片,是一隻狗狗咧嘴笑的照片,照片上寫著小美之夫。

              照片前點著白蠟燭,放著幾根骨頭,小美跪倒在地,哆哆嗦嗦地求著原諒,“大黑,你從小看著我長大,荒唐的是我還跟你結瞭親,我知道我不該背叛你,可我是人,我想要一個正常的婚姻生活,你放過志強吧,把他的好運還給他,我不要錢財瞭。”

              大黑突然從床上顯現出來,眼中有著怒火,跳起來,一爪子將她光滑細嫩的臉蛋留下抓傷,這算是懲罰。

              小美生生承受瞭。

              第二日,志強打電話給小美,小美想接,卻被黑暗處的一雙眼睛制止瞭,她隻能無聲的流淚,手機上有上百個未接電話。

              過瞭約有一個小時左右,小美傢的門被人敲得砰砰直響。

              小美實在受不住內心的煎熬,跑去瞭開門,隻見一個男人額上角有個血洞,血流不止,白色襯衫被染紅。

              小美捂住嘴,眼中的心疼溢瞭出來,“你怎麼…”

              “為什麼不接我電話?”志強大吼。這一吼,頭上的傷口裂開瞭點,血流的更多瞭。

              小美顫抖地用身上的衣服去幫他止血。

              志強這才發現小美臉上的傷,暴跳如雷,“還有,你的臉怎麼瞭?誰傷的?”

              小美感動至極,笑著哭著說道:“沒事,你快走吧!這裡危險。”

              志強此時氣不打一處來,他大踩油門趕過來,路上出瞭車禍,不顧傷勢也要趕過來見她,現在什麼解釋都沒有就趕人!

              他強行闖進她的傢,愣是不走。直到那隻大黑狗出現,他盯著大黑狗的眼睛跟入瞭迷似的,隨著大黑狗的指引,他進瞭小美的房間,讓他看到瞭那張照片,主要是照片上的字,讓志強難以置信地看著小美。

              小美痛哭,“對不起,以前是我愛慕虛榮,別人教瞭我一個法子,跟冥狗結親,然後我吸引男人到傢裡來,大黑就趁機吸取那人的好運氣,轉移到我的身上,我就能不工作也能好運的來錢花瞭。這事是我做錯瞭…”

              志強感覺聽瞭個天方夜譚的故事一樣,根本就接受不瞭。可他還是想要證實這件事的真假,拿出小美送他的護身符撲向那隻大狗,那隻大狗害怕地躲避,志強邪笑著,“你也不過如此嘛。”

              小美看著男人的一言一行,那隻狗她是知道的,現如今看它吃癟,心裡格外痛快。她受夠瞭跟狗過日子,便也拿出護身符去幫忙,在兩人護身符的圍攻下,大黑淒慘地嘶吠著化成瞭一道黑煙消散瞭。

              小美呼瞭口氣,倍感輕松,癱在地上,她挽住志強的手說道:“我們終於可以在一起瞭。”

              志強笑瞭笑,拉著小美走到窗邊,把窗簾打開,傢裡頓時明亮溫馨起來。他打開窗戶,透瞭透氣,輕輕地摟住小美的肩膀,說道:“你看,多麼幽藍的天空啊,就像我的眼睛…”

              猝不及防下,小美睜大著雙眼,雙手企圖想抓住那人厚實的手掌,可身體卻如落葉般狠狠下墜,而那人在對她說什麼,看口型她正準備猜測的時候,“砰”她已經永遠定格在成為血色玫瑰的那一刻瞭。

              客廳的電視中正在播放中獎號碼,“倒數第一位的數字是8…”而一張彩票正顯眼地躺在地上,訴說著自己的價值。

              而桌上的手機突然蹦噠出一條騰訊新聞:xxx路發生一起交通事故,xxx寶馬與xxx卡車相撞,造成一死一傷。死者系是昨天才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