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ogvf0'></i>

  • <tr id='ogvf0'><strong id='ogvf0'></strong><small id='ogvf0'></small><button id='ogvf0'></button><li id='ogvf0'><noscript id='ogvf0'><big id='ogvf0'></big><dt id='ogvf0'></dt></noscript></li></tr><ol id='ogvf0'><table id='ogvf0'><blockquote id='ogvf0'><tbody id='ogvf0'></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ogvf0'></u><kbd id='ogvf0'><kbd id='ogvf0'></kbd></kbd>
  • <ins id='ogvf0'></ins>

      <fieldset id='ogvf0'></fieldset>

      <span id='ogvf0'></span>

      <code id='ogvf0'><strong id='ogvf0'></strong></code>

          <i id='ogvf0'><div id='ogvf0'><ins id='ogvf0'></ins></div></i>
          <dl id='ogvf0'></dl>
          <acronym id='ogvf0'><em id='ogvf0'></em><td id='ogvf0'><div id='ogvf0'></div></td></acronym><address id='ogvf0'><big id='ogvf0'><big id='ogvf0'></big><legend id='ogvf0'></legend></big></address>

            我想長出長頭發

            • 时间:
            • 浏览:32

            在上學之前,阿范一直以為自己就是個真正的男生,且不說她的穿著和喜好,單單憑借傢裡人有意無意的誤導,也夠她迷茫一陣兒的。

            這種事情並不奇怪,至少在她居住的村莊裡並不奇怪。

            農村人總想著養兒防老什麼的,於是重男輕女這一陋習就這麼延續下來瞭。不誇張地說,村子裡很多人都是以生男孩為前半生追求的,可見男女地位多麼不平等。

            於是阿范的父母將她當作男孩來養似乎也沒什麼大不瞭的,至少老師見她往男廁所沖的時候並沒有大驚小怪,而是習以為常地拉住她的胳膊,認真的告訴她男孩與女孩的區別,以及她雖然是寸頭卻是個女生的事實。

            多麼殘酷的事實!

            阿范不明白男孩女孩有什麼區別,更不理解自己一個好好的男孩子,怎麼一到學校就有瞭性別認知障礙瞭。然而父母將她送過來的時候說瞭,老師都是有知識有文化的人,她的話阿范必須要聽。換句話來說,就是老師說太陽是西邊兒升起東邊兒落下的,阿范也得點頭,更不用提性別這種小問題瞭。

            可是怎麼樣才算是女孩呢?阿范偷偷地觀察著自己與其他女孩之間的差別,最後終於確定瞭他們之間的不同:女孩子都有一頭飄逸的長頭發,再不濟也是及肩發,和自己的寸頭很是不同。所以她覺著,隻要自己也能擁有那麼一頭長發,就會成為合格的女生瞭。

            抱著這樣的想法,阿范終於放下瞭忐忑,過瞭好一段安心的生活。然而等啊等啊,等到同學的披肩發到瞭腰間,她卻還是那頭板寸不說,居然開始迅速地掉頭發瞭。

            是病,得治。

            醫生檢查瞭以後如是說道。

            不危害身體,不治也罷。

            這是父母的說法,並沒有背著她的面,甚至還象征性地取得瞭她的同意。然而她真的不想有那麼一頭飄逸的長發嗎?不!她做夢都想!可是父母給的壓力並不是輕易就可以忽略的,所以在兩者之間,阿范選擇妥協。

            從醫院回來瞭以後,阿范依舊穿著男孩子的衣服,正常的男孩子卻因為她模糊的性別不再願意帶她玩耍,覺得她欺騙瞭他們的感情,背棄瞭他們的性別。而女孩子呢?即便老師說阿范是個和她們一樣的女孩子,然而她沒有漂亮的裙子,沒有長長的頭發,總之就是和她們一點兒都不一樣,自然也不願意和她接近。

            阿范就這麼被孤立瞭。

            該如何擁有一頭飄逸的長發呢?

            阿范白天想,晚上做夢也想,最後把主意打到瞭村頭的老巫婆身上。

            她看過海的女兒,覺得隻要自己願意付出一些代價,就肯定能夠和童話中恩人魚一樣,得到自己期待的東西。雖然不確定會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吧,但過去問一問總是不妨礙的,說不定隻是很小的損失呢。

            巫婆沒有姓名,她自稱為巫婆,說是能治療所有的疾病,隻要人們相信她。

            然而沒有人相信她,大傢都知道她是個瘋子,不知道從哪裡跑過來的瘋子。

            可是阿范不知道啊,她一個小小的女孩子,滿心滿意地期望能有一頭長發,哪裡知道自己即將面對的是一個瘋子,而非童話中並不善良卻有法術的巫婆。

            尊敬的巫婆啊,我想要一頭長發。可是醫生說我病瞭,不能長頭發 你能幫助我嗎?

            阿范在巫婆的門口再三練習著祈求的話語,希望對方能從裡面感受到她的誠心,好幫助她實現願望。

            天漸漸黑瞭下去,阿范進到巫婆的屋子裡面,再沒有出來。

            阿范的父母在四處都尋不到她以後,終於確信自傢女兒可能受到瞭什麼傷害,不然怎麼可能這麼晚還不回傢呢?

            會不會是被人販子拐走瞭?

            有村民提出猜想,立馬得到瞭周圍人的附和。於是大傢決定兵分兩路,一部分人繼續尋找,另外一部分人去報警,並留下來協助警察的工作。

            我把你們的孩子送回來啦!

            就在這時,巫婆欣喜而尖銳的聲音從村口傳來,人們望過去的時候,隻模模糊糊地看到瞭個人影,應該就是失蹤的阿范。

            阿范的父母趕忙沖瞭過去,想著回傢以後一定要好好教訓她一頓,那瘋子的傢是能輕易進去的嗎?

            然而他們等不到瞭。

            阿范小小的屍體被束縛在一個十字架上 遠遠望過去倒像是在站著,可走近瞭就會看到她滿身的鮮血和已經青白的臉。而她的頭上卻怪異地披著一頭假發,黑油油的,在月光的掩映下分外嚇人。

            瘋子巫婆被警察以故意殺人罪帶走瞭,可是她年事已高,又是個精神上有毛病的,估計不會受到多麼重的處分。反倒是阿范傢,失去瞭唯一的孩子不算,連點兒基本的賠償都沒有,棺材都得自己準備,也算是夠悲慘瞭。

            然而事情遠遠沒有平息。

            村子裡的孩子們紛紛開始做噩夢。男孩子夢到阿范披著一頭長發出現,還質問他們為什麼不和自己玩耍。女孩子夢到光頭的阿范,羨慕地望著自己的長發,還說自己有辦法會得到它。

            村長還來不及反應,怪事就在現實中發生瞭。

            先是村子裡的女孩,頭發莫名其妙的被扯掉,第二天起來就隻剩下光禿禿的頭皮,嚇得哇哇大哭,直說是阿范的鬼魂過來吃瞭她的頭發。

            男孩子也不敢走夜路瞭,非說阿范的鬼魂跟在他們後面,還時不時地拍拍他們的肩膀,就像以前玩遊戲那樣做。

            阿范的父母百口莫辯,隻好整日裡求神拜佛,還燒瞭許多紙錢給她,可這種情況依舊沒有停下來。

            後來,很多傢裡有女孩的人都紛紛從村子裡搬走,這下就連男孩的頭發也開始被吃掉瞭。

            阿范的父母實在沒瞭辦法,索性帶瞭把鋤頭叫上村民們一起,說是要把女兒的墳遷出村子去,至少不能再把她留在這裡害人。

            然後他們見到瞭阿范的屍體,還沒有腐爛的阿范的屍體。

            她的嘴裡塞滿瞭頭發,肚子也脹得大大的,不難想象裡面裝瞭什麼。

            吃什麼補什麼。

            阿范一直沒有忘記巫婆的話,以為隻要吃多瞭頭發就會達成願望:擁有一頭美麗飄逸的長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