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r66r2'></span>

  • <tr id='r66r2'><strong id='r66r2'></strong><small id='r66r2'></small><button id='r66r2'></button><li id='r66r2'><noscript id='r66r2'><big id='r66r2'></big><dt id='r66r2'></dt></noscript></li></tr><ol id='r66r2'><table id='r66r2'><blockquote id='r66r2'><tbody id='r66r2'></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r66r2'></u><kbd id='r66r2'><kbd id='r66r2'></kbd></kbd>
  • <ins id='r66r2'></ins>

    <i id='r66r2'><div id='r66r2'><ins id='r66r2'></ins></div></i>

        <dl id='r66r2'></dl>
        <fieldset id='r66r2'></fieldset>

            <acronym id='r66r2'><em id='r66r2'></em><td id='r66r2'><div id='r66r2'></div></td></acronym><address id='r66r2'><big id='r66r2'><big id='r66r2'></big><legend id='r66r2'></legend></big></address>

            <code id='r66r2'><strong id='r66r2'></strong></code>
            <i id='r66r2'></i>

            鄉村鬼事之鬼吹燈

            • 时间:
            • 浏览:26

              這是發小張小玲跟我說的一個她經歷的事情,我當時也在現場。

              小的時候,最喜歡的就是各種喜事,包括紅白喜事,非常熱鬧,小夥伴們也能聚在一起高興的玩耍。

              1995年,村裡的張大爺去世瞭。張大爺傢的鄰居是張小玲傢,這是我的發小,小時候玩的最好的異性朋友,可以算是青梅竹馬吧。

              那一天,村裡人按照習俗,照例給張大爺張羅白喜事。大人們忙成一團,我們一群小孩也在旁邊玩的不亦樂乎。

              白喜事的習俗就是在屍體放在門板上或者棺材中,穿好壽衣壽鞋,化好妝,頭部前面點一排蠟燭,擺在堂屋靈位前。吃飯的地方就是在外面搭一個大棚子。

              我們一群小夥伴在外面大棚子裡面玩,那個時候比較流行玩玻璃球,在一定的范圍內,用手將玻璃球彈走,彈到對方的玻璃球就算贏。這時候,小玲的玻璃球因為力道太大,彈到堂屋擺屍體的門板下面瞭。當時少不更事,小玲就跑過去撿那個玻璃球,剩下的幾個小夥伴接著玩。過瞭一段時間,我們發現小玲一直沒有回來,就跑到堂屋裡面去找她。不看還好,一看嚇一跳,小玲一屁股坐在門板旁邊,臉色蒼白,手裡還拿著那粒玻璃球。

              我趕緊跑過去把她攙扶起來,手接觸到她的時候,隻感覺到一陣冰涼,渾身一點力道都沒有,幾乎是壓在我的手臂上起來的。另外一隻手指著門板下面說:“那兒有一隻手,一隻手。”我當時膽子很大,主要是因為外面那麼多人呢,就彎下腰往門板下看,什麼都沒有,隻有一塊紅佈掉在下面。“亂講什麼呢!”我呵斥著小玲。拉著她往外面走,正走到堂屋門檻的地方的時候,突然,沒來由的吹過來一陣涼風,吹得我倆直打寒顫。可這還不是最奇怪的事情,那一排蠟燭竟然就這麼突然滅瞭,滅的同時,擱門板的板凳突然有一條倒瞭,屍體從門板上滑瞭下來。

              小玲再也忍不住,開始大哭起來,大人們聽見瞭,忙跑過來問發生瞭什麼事情。正好佩神仙也在場,看瞭看堂屋裡面發生的事情,臉色蒼白的說:“壞瞭,張大爺的靈魂沒有安穩,你們最好給他多做一天法事超度一下。”

              “好的,好的。”張大爺的兒子連聲答應著。

              小玲媽媽以為是我們在裡面搗亂,跑過來打瞭小玲幾下屁股,嘴裡還連聲說著:“讓你在這兒瞎搗亂。”

              我也嚇得不輕,我媽看我嚇得說不出話來,趕緊拉著我回傢去瞭。

              後來,張大爺傢連續做瞭3天法事,以後別人傢辦白喜事,小玲都是離得遠遠的,應該是這次嚇得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