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xrpif'><div id='xrpif'><ins id='xrpif'></ins></div></i>

      1. <acronym id='xrpif'><em id='xrpif'></em><td id='xrpif'><div id='xrpif'></div></td></acronym><address id='xrpif'><big id='xrpif'><big id='xrpif'></big><legend id='xrpif'></legend></big></address>

        1. <tr id='xrpif'><strong id='xrpif'></strong><small id='xrpif'></small><button id='xrpif'></button><li id='xrpif'><noscript id='xrpif'><big id='xrpif'></big><dt id='xrpif'></dt></noscript></li></tr><ol id='xrpif'><table id='xrpif'><blockquote id='xrpif'><tbody id='xrpif'></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xrpif'></u><kbd id='xrpif'><kbd id='xrpif'></kbd></kbd>
        2. <ins id='xrpif'></ins>

          <code id='xrpif'><strong id='xrpif'></strong></code>

          <i id='xrpif'></i>

          <span id='xrpif'></span>
          <dl id='xrpif'></dl>

        3. <fieldset id='xrpif'></fieldset>

          水向東黑段子

          • 时间:
          • 浏览:51

            別在車上吃東西

            王明好不容易才擠上一輛公交車。

            感受到周圍人的擁擠,王明皺皺眉頭,從袋子裡掏出一份油炸臭豆腐,旁若無人地吃起來。

            隨著臭豆腐的怪味在空氣中散開,王明附近的人紛紛後退,離王明遠遠的。

            嘿嘿,就知道這招兒百試百靈!王明津津有味地吃著臭豆腐,心裡很得意。“別在車上吃東西!”就在王明自我陶醉的時候,公交車駕駛員在前面發出怒吼。

            “吃東西是我的自由,你管不著!”王明毫不理會,大聲反駁。

            駕駛員搖瞭搖頭,沒有再說話,繼續開車。王明更加肆無忌憚,吃完瞭臭豆腐,他抹抹嘴,又從包裡找出塊榴蓮。難聞的味道更加猛烈瞭。

            “我警告你,別在車上吃東西瞭!”駕駛員忍無可忍,再次發出怒吼。

            可王明撇瞭撇嘴,根本沒答理他。

            “我受夠瞭!算瞭,我不管瞭,你們慢慢吃吧!”駕駛員氣得猛地踩住剎車,拔下瞭鑰匙。

            王明看著下瞭車的駕駛員,心中帶著一絲疑惑:為什麼他要說你們慢慢吃?難道除瞭自己還有別人在車上吃東西?

            正想著,王明忽然感到周圍的人群再次騷動,向自己這邊擠過來。他抬眼看去,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張蒼白、扭曲的臉,以及血盆大口。

            “太好瞭,終於沒人管瞭!”

            “太好瞭,終於可以在車上吃東西瞭!”

            那些乘客不斷地發出歡呼聲,看王明的眼神就像猛獸看到瞭獵物般興奮,瘋狂地對他撕咬抓扯起來。

            在一陣淒厲的慘叫聲過後,這輛公交車再次歸於平靜,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隻不過,每位乘客的嘴角都掛著血跡,臉上帶著心滿意足的笑容。

            騙術

            王牧一直跟隨他的師父學習騙術,他們師徒二人四處遊蕩,走到哪裡騙到哪裡。王牧總想著自己出去闖蕩,不過他師父從不答應。師父告訴王牧,他的騙術還沒有達到最高境界。

            這天,他們師徒二人遊蕩到瞭荒郊野外。此時天色漸暗,傳來瞭陣陣陰風和野獸的嘶吼,顯得陰森恐怖。

            “師父,這裡會不會鬧鬼啊?”王牧戰戰兢兢地問。

            “鬧鬼也不怕,師父應付得瞭!”師父顯得氣定神閑。

            誰料到,師徒二人正說話的工夫,忽然從樹林裡飄蕩出數個惡鬼,無一不是青面獠牙、血盆大口。此時,它們正惡狠狠地盯著師徒二人。

            王牧嚇得急忙躲在師父身後,小聲說道:“師父,我怕!”

            “別怕,有師父在呢!為師今天就讓你看看什麼叫騙術的最高境界。”師父說完後,不但沒有拉著王牧逃命,反而獨自向那幾個惡鬼迎面走瞭過去。

            王牧看著師父高大的背影,充滿瞭崇拜,心想師父的高級騙術或許能將那些惡鬼騙走。

            可沒想到,師父和那幾個惡鬼低聲交談一番後,惡鬼竟然勃然大怒,張開利爪將師父撕扯得遍體鱗傷。直到師父倒地不起,惡鬼才狠狠地瞪瞭王牧一眼,扭頭走開。

            “師父,您受傷瞭!”王牧急忙去查看師父的傷勢。

            “沒事的,我很好!”師父虛弱地說。

            “可師父您的鼻子流瞭好多血啊!”王牧擔心地說。

            “那不是血,是鼻涕而已!我根本沒受傷,我根本不怕那幾個惡鬼,是我把它們打跑的!”師父的聲音越來越微弱。

            “師父,您不是說要我看看騙術的最高境界嗎,怎麼會成瞭這個樣子?”王牧覺得師父受傷太重,腦袋糊塗瞭。

            “笨蛋,騙術的最高境界就是騙自己啊!”師父留下這句話後,再無聲息。

            塗鴉

            深夜,王強急匆匆地往傢趕。當他走進一條黑暗幽靜的小巷子裡時,忽然看到正前方的巷子口處有個模模糊糊的影子,像是一個人在齜牙咧嘴地站著。

            王強好奇地走近一看,頓時嚇得腿腳發軟:自己面前的,是一個身高近兩米、青面獠牙的惡鬼。

            正當他被嚇得瑟瑟發抖的時候,聽到背後有人說:“哈哈,嚇到你瞭吧?別害怕,我是位塗鴉愛好者,那惡鬼隻不過是我的作品罷瞭。”

            王強扭過頭去,發現是個陌生的男人。他手裡攥著一把刷子,身上沾滿瞭五顏六色的塗料。經過男人解釋,王強明白瞭,有不少塗鴉愛好者喜歡在墻上作畫,而那個惡鬼就是男人畫的。他畫得很逼真,看起來栩栩如生,十分恐怖。

            “太過分瞭,大半夜的畫這種東西,不知道會嚇死人嗎?”王強大聲呵斥著男人。男人隻好不斷地賠禮道歉。

            可王強越說越氣,竟搶過瞭男人手中的刷子,扭頭就跑。

            兩個人在街道上追逐瞭很久,王強才氣喘籲籲地停住腳步,一屁股坐在瞭地上。

            “不就是不小心嚇到你瞭嗎,我已經賠禮道歉瞭,你搶我刷子幹什麼?”男人生氣地質問。

            “白癡,我是在救你的命!剛才那條巷子是我每天回傢的必經之路,巷子口根本沒有一堵墻,你那是遇到鬼打墻瞭!”王強心有餘悸地說。

            “你才白癡呢,那堵墻也是我畫的!我是畫在紙板上,故意擺在路口的!”男人瞪著王強氣哼哼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