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zhj36'></dl>

  • <span id='zhj36'></span>
      <i id='zhj36'></i>
    1. <tr id='zhj36'><strong id='zhj36'></strong><small id='zhj36'></small><button id='zhj36'></button><li id='zhj36'><noscript id='zhj36'><big id='zhj36'></big><dt id='zhj36'></dt></noscript></li></tr><ol id='zhj36'><table id='zhj36'><blockquote id='zhj36'><tbody id='zhj36'></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zhj36'></u><kbd id='zhj36'><kbd id='zhj36'></kbd></kbd>

      <code id='zhj36'><strong id='zhj36'></strong></code>

      <i id='zhj36'><div id='zhj36'><ins id='zhj36'></ins></div></i>
          <fieldset id='zhj36'></fieldset>

          <acronym id='zhj36'><em id='zhj36'></em><td id='zhj36'><div id='zhj36'></div></td></acronym><address id='zhj36'><big id='zhj36'><big id='zhj36'></big><legend id='zhj36'></legend></big></address>

          <ins id='zhj36'></ins>

            補鍋匠智鬥小鬼

            • 时间:
            • 浏览:33

              在離托榮多城不遠的寬闊平原上,有一座巨大的灰色城堡。在這個故事發生前的很長一段時間裡,沒有人敢居住在裡面,因為那座城堡裡鬧鬼。幾乎每天晚上,城堡裡都會傳出-陣尖細而悲哀的哭泣聲,有時還夾雜著怨恨的喊叫聲,空曠的城堡使它們變成瞭陣陣回聲,一直傳得很遠很遠。在萬聖節的前夕,還可以看見城堡煙囪上,有一閃一閃的鬼火出現,在漆黑的夜空裡顯得格外清晰。有學問的博士和勇敢的冒險傢們,都想和鬼魂較量一番。但是一到第二天早晨,人們就會在城堡的大廳裡找到他們--他們的雙眼睜得大大的,註視著壁爐裡那堆熄滅瞭的灰燼--然後將他們抬出去。

              十月底的一天,一個年輕而樂天的補鍋匠來到城堡旁的村莊裡,小夥子名叫埃斯特本。他坐在街上修補著鐵鍋,那些愛嚼舌的女人就把城堡鬧鬼的故事告訴瞭他。她們說,今天恰巧是萬聖節的前夕,他隻要等到夜幕降臨,就能看見煙囪上的鬼火,如果他有膽量走近城堡一些,說不定還能聽清楚鬼魂說的話呢。

              “如果我有膽量?”埃斯特本輕蔑地重復道,“你們應該知道,太大們,我,埃斯特本是什麼都不怕的,既不怕鬼也不伯人。我非常高興到城堡裡去過一夜,與那個悲哀的鬼魂作伴。”

              女人們都驚訝地看著他,然後又告訴他,隻要他能夠趕走鬼魂,城堡的主人會賞賜給他一千金幣。

              一個美麗的少女還說:“隻要你能活著出來,我就嫁給你,還有豐厚的嫁妝!”

              埃斯待本笑著說,如果真有這麼回事,他很願意盡力把鬼魂趕走;但是他喜歡在夜裡吃很多東西,喝很多酒,還富歡生一大堆火和自己作伴。他問那些太大們,能不能為他準備-大堆柴火、整整-隻熏腿、一大罐葡萄酒和十幾隻新鮮雞蛋,另外還要一隻煎鍋。那些傢庭主婦們一口答應瞭他。所以,埃斯特本在黃昏時拿到瞭所有東西,並讓驢子馱著向城堡走去。你準猜到,村子裡沒有一個人敢和他一起走多遠。

              那天晚上夜色特別濃,伸手不見五指,還刮起瞭大風。埃斯特本讓驢在城堡的院子裡吃草,自己帶著柴火和食物走進城堡的大廳。大廳裡漆黑一片,蝸蛹扇動柔軟的翅膀,從他身邊呼呼地掠過,大廳裡散發著陰涼的發黴的氣息。他一點也不浪費時間,先把柴火堆在大石塊砌的壁爐旁邊,然後就在壁爐裡生起瞭火。當紅色和金色的火焰竄向煙囪時,埃斯特本才擦瞭撩雙手,讓自己舒舒服服地坐在壁爐前。

              他自言自語地說;“這樣不光驅走瞭寒冷,也驅走瞭恐懼。”

              他小心翼翼地切瞭幾大片熏腿,又在煎鍋裡放瞭些豬油,然後就在壁爐的火焰上煎起熏腿來瞭。這是多麼誘人的香味!而那滋滋的聲音又是多麼悅耳動聽!

              正當他拿起酒罐,想好好品嘗一下裡面的葡萄酒時,突然從煙囪裡傳來瞭一個聲音--一個微弱、細小而悲傷的聲音:“我啊!我啊!我啊!”

              埃斯特本喝瞭一大口葡萄酒,然後當心地把酒罐放在自己身邊。

              “我的朋友,這可不像是歡迎詞啊。”埃斯待本一邊說,一邊將熏腿翻瞭個面,他想讓熏腿的兩面都煎得一樣金黃。“不過你這種聲音,對一個已經聽慣自己驢叫的人來說,是完全能忍受得瞭的。”

              那個聲音又抽泣著喊叫道;“我啊!我啊!我啊!”

              埃斯特本可顧不得那個聲音瞭,因為他正全神貫註地將煎好的熏腿,從滾燙的豬油裡取出來,放在一張焦黃的紙上將油瀝去。接著,他又打瞭個雞蛋在放鍋裡。當他輕輕地搖動煎鍋,想讓他的雞蛋攤得均勻時,煙囪上的聲音又響瞭起來。隻是這一次更尖厲,還有些嚇唬人的味道。

              “下面的人可小心點,我要下來啦!”

              “你下來吧,”埃斯特本回答道,“隻是你別掉在我的煎鍋裡。”

              他的話音剛落,砰的一聲,從煙囪裡掉下來一條人腿,它上面還穿著半條棕色的燈芯絨褲子。

              埃斯特本吃瞭煎蛋,又舉起酒罐喝瞭一大口酒。風在城堡周圍呼嘯著,雨也下瞭起來,噼裡啪啦地敲打著窗戶。

              這時,煙囪上的聲音又尖厲地叫瞭起來:“當心,我要下來啦。”

              另一條人腿砰地一聲掉瞭下來,它和前面那條一模一樣。

              埃斯待本撥弄瞭它一下,讓它離火焰遠一些,然後在壁爐裡添瞭些柴火,並且又往煎鍋裡打瞭個雞蛋。

              “下面的人當心!”上面又喊叫瞭起來,這次不再是尖細的聲音,而是強有力的男人嗓音瞭,“當心,我下來瞭!”

              埃斯特本樂呵呵地回答說:“下來吧,隻是別碰翻我的雞蛋。”

              “砰”,這次掉下來的聲音比前兩次都響,原來是一個人的上半截身體。它穿著一件藍色的襯衣和一件棕色的燈芯絨外套。

              在埃斯特本吃第三個雞蛋的時候,又掉下來兩條手臂。這時他想:“現在隻剩下一個腦袋瞭。我承認自己很想見見它。”

              “下面的人當心!”煙囪裡響起瞭雷鳴般的吼聲,“我要下來啦--掉下來啦!”

              一顆腦袋從煙囪裡直通通地掉瞭下來!

              這是個挺漂亮的腦袋,它長著濃密的黑頭發和長長的胡須,還有一雙黑色的眼睛,眼睛有一種緊張和焦慮的神情。埃斯特本這時正在煎著火腿,不過他還是把煎鍋從火上移走,放到瞭壁爐臺上。他這麼做正是時候,因為就在他的眼皮底下,那些七零八落的玩意合到瞭一塊,一個活生生的人--或者說是他的幽靈--站在他的面前瞭。

              這一幕實在太奇持瞭,埃斯待本該驚訝得連自己的手指伸進瞭滾燙的豬油裡。

              不過,埃斯特本還是客氣地說:“晚上好!你是不是想吃個雞蛋還是幾片熏腿呢?”

              鬼魂說:“不,不,我不想吃東西。我想告訴你,馬上就告訴你,你是第一個能等我把自己完全拼合起來後還活著的人,其他的人在我合到一半時就都嚇死瞭。”

              埃斯特本平靜地說:“那是因為他們忘瞭帶些好吃的東西,又忘瞭多帶些柴火的緣故吧。”接著他又去擺弄他的煎鍋。

              “請你等一等!”鬼魂懇求說,“如果你願意幫一些忙的話,我的靈魂就能夠得到拯救,還能夠進入天國。在外面院子的大柏樹下面,埋藏著三隻口袋--一袋銅幣,一袋銀幣,還有一袋全是金幣。我是從一夥盜賊那兒偷來的,然後跑進這座城堡將它們藏瞭起來。但是我剛把它們埋好,那夥盜賊就追上瞭我,並把我殺死瞭,他們還把我的屍體割成瞭好幾塊。但是他們卻沒能找到那些錢幣。現在我們一起去挖出那些錢幣,你得把那袋銅幣給教堂.再把那袋銀幣分給窮人,金幣可以歸你。這樣我就能贖清我的罪孽,並能進入天國瞭。”

              這個主意正合埃斯特本的心意。於是他和鬼魂一起來到院子裡,那頭驢子一看見他們就使勁地嘶叫起來。

              當他們來到院子角落的大柏樹底下時,鬼魂說:“你挖吧。”

              埃斯待本說:“你自己挖。”

              鬼魂就開始挖瞭起來,沒多久他們就看見那三隻口袋瞭。

              鬼魂問道:“你能發誓按我說的去做嗎?”

              埃斯特本回答說:“是的,我可以起誓。”

              鬼魂又說:“好吧,現在你把我身上的農服給脫下來。”

              埃斯特本幫他脫下瞭衣服,一轉眼的工夫,鬼魂就無影無蹤,隻不過他的衣服,確實留在院子裡低矮的草叢裡瞭。他直接到瞭天國的大門口,聖彼得開瞭門,當他說明白己已經贖瞭罪孽以後,聖彼得就讓他進瞭天國。

              埃斯特本把錢袋扛進瞭城堡大廳,再大吃瞭一頓以後,就躺在壁爐前安穩地睡著瞭。

              第二天早晨,城裡的人們走進城堡,準備抬走補鍋匠屍體的時候,卻看見他正在吃早餐。

              他們驚訝得連氣都透不過來瞭,隔瞭好久才問道:“你還活著?”

              埃斯將本一邊吃著最後一隻鴉蛋,邊回答說:“是啊,還活著。這些食物和柴火正夠我用-個夜晚,現在得去城堡主人那兒領取一千個金幣,還要去娶我的新娘!那個鬼魂再也不會回來瞭,你們可以在外面院子裡找到他的衣服。”

              他在許多驚訝的眼睛註視下,將錢袋放在驢背上,離開瞭城堡。

              首先,他從感激不盡的城堡主人手裡,接過瞭-千金幣,接著他又到村莊,把銅幣和銀幣分給瞭教堂的牧師和窮人。

              最後他到少女的傢中,迎娶瞭十六歲的美麗少女。